夹心玩物
夏时有花开夹心玩物
温软,人如其名,温温软软,身娇体柔易推倒。跟随母亲和继父、继兄们组建了新的家庭。 在父母面前,哥哥们对她笑脸相对、温柔体贴,可一旦离开了父母的视线,她便是他们掌心最乖顺无害的名器玩物。 【bg1v2】【伪骨科】有肉有剧情,营养均衡,喜欢的宝点个收藏支持一下吧~
[综总.攻]绑定涩涩骰子后每天都在doi
惊帛十八[综总.攻]绑定涩涩骰子后每天都在doi
「你来到了芙莉莲的世界。」 「你遇到了勇者辛美尔,你会和他做爱吗?」 【1d2=1,会】 刚降临到新世界,还没反应过来的伊曼纽尔:??? 「哇,你和勇者辛美尔做爱了,虽然是第一次见面,但你们直接上了本垒,真是可喜可贺。」 躺在旅馆床上,被勇者亲得一身吻痕的伊曼纽尔一脸迷茫。 发生了什么?他怎么就跟人睡了? 突然,他浑身一颤,发出一声呻吟。 「你感到自己的分身被纳入了一个湿热的地方,灵活的舌头殷勤地舔舐着柱身。原来是勇者辛美尔钻进了被窝,对你进行了口交侍奉。」 「你的分身在勇者的口舌侍奉下勃起了,要再做一次吗?」 【1d2=1,再做一次】 伊曼纽尔:…… 他到底绑定了一个什么涩情骰子啊! …… 「你来到了咒术的世界。」 「你遇到了天与咒缚禅院甚尔,你要和他做爱吗?」 【1d2=1,做】 「你在床上的强势程度:【1d100=48】,禅院甚尔在床上的强势程度:【1d100=75】」 「你被禅院甚尔骑乘了,天与咒缚带来的极致肉体极富力量,轻易镇压了你所有的挣扎。」 「他舔掉你爽出来的眼泪,榨干了你最后一滴精液,在你敏感的耳朵旁边调笑,说已经被你干到怀孕,要为你生个孩子。」 「那么他怀孕了吗?」 【1d2=1,怀了】 伊曼纽尔:??? 他一个男人究竟是怎么怀上的?! …… 「你来到了柯南的世界。」 「你看到了一个卷毛警察,要和他做爱吗?」 【1d2=1,做】 伊曼纽尔:等一下,会被抓进局子里吧!至少不要和警察啊! 「真拿你没办法。好吧,你看到了一瓶琴酒……」 伊曼纽尔:为什么连酒也可以啊!这个涩情骰子真是越来越不做人了! 【注意】 1.安科文,和谁涩涩,怎么涩涩,剧情发展都由骰子决定,涩涩对象可能是男也可能是女,得看骰娘怎么选了。 就连写什么世界都是骰子女神决定的,主角性格、强弱自然也由骰子决定,但每个世界都会变。 2.万人迷无脑苏,主角身上插满单箭头,并且他大概率不会回关于恋爱的箭头,虽然总是在doi…… 3.主角中心,不保证不ooc,且拆官配,不建议任何厨子或cp党观看哦。
阋墙(骨科年上)
卿灼阋墙(骨科年上)
慕白本以为自己有着令绝大多数人艳羡的人生。琴瑟和鸣的父母,沉稳可靠的哥哥,足够优渥的条件。可在父母去世后,揭开谎言的面纱,残酷的真相显露。透过层层迷障,他看见了哥哥泛红的双眼,和足以把他吞吃入骨的欲望。 他变成了哥哥的禁脔,华美的笼中鸟,不得逃离,不得解脱。 永远在欲海里沉沦。 1v1,骨科年上! 是强制爱奥,特别特别粗暴预警!!!!! (主要以
末流情话
air末流情话
不入流的爱情,说不出口的情话。 骨科(同父异母) 狗血无逻辑 弟弟爱哥哥,哥哥爱弟弟,但是哥弟有仇 年上
赵旭李晴晴
韦小鸨赵旭李晴晴
主要人物:赵旭,李晴晴简介:我要分亿万家产,给女儿和老婆更好的生活!
书穿秦家做保姆
不实华书穿秦家做保姆
“夏沫!你如果再如此无理取闹我不介意让你从此出不来这个门!”男人低沉的怒吼好像雄狮,确实气场十足让人胆怯。 只是躲在楼梯拐角吃瓜的秦晚月在心里不断的感慨:虽然男主渣天渣地犹如行走的时刻在发情的大傻逼,但是不得不承认男主就是男主,那气场,那长相,那身材,都绝对是一等一的好。 秦晚月书穿到这里已经快两个月的时间了,最开始不习惯,但是不过短短的两天就释然了,谁叫她是个心宽的主,能多活一辈子也不算多坏的事儿,而且每个月还有八万块钱的工资。 她上辈子可没有一个月八万块的工资啊! 为了这份工资她必须给霸道总助力!
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不歇_盗文有笔落惊风雨这么文艺的名,羡慕我死遁后他们开始发癫
林屿从没想过,只短暂的半年时间,自己在林家的一切就被新成员完全侵占了。 一开始还只是房间、一小块花圃或者喜欢的花艺老师的成品这种无关紧要的东西,可忘了是从哪天起,原本疼爱呵护他的两个哥哥也站到了对方身边。 * 在家里被当做空气的生活,林屿只坚持了半年。 大雪那天在林子里再也挪不动脚的时候,他终于仰面倒下去,看着雪花落进自己眼睛里,想着两个哥哥会不会因为他的死亡哭泣。 大概不会吧,他们都好久不跟自己说话了。 * 再醒来是在一家私人诊所,林屿看着电视上重播的自己的葬礼,还没弄明白哥哥们和赶来的未婚夫为什么表现得很伤心的样子,就被一米长的欠款单给砸晕了脑袋。 开始打工还债没多久,小电驴撞在一辆拉风的跑车上。林屿脸色煞白,心如死灰,结果转头看着许久未见的男人居高临下的看着他狞笑,“假死?林屿,好样的啊。” 被未婚夫绑回了家,林屿觉得索赔闹出这么大阵仗实在是不应该,还没来得及劝对方走法律途径,先被按在床上透了个天昏地暗。 “……” 林屿不想被透的下不了床,因为误工会被扣很多钱。可当他威胁说要去找哥哥们告状的时候,墙壁上投影的画面又彻底颠覆了他的认知。 他看着向来稳重严肃的大哥将睡梦中的他剥光了用唇舌触及每一寸皮肉,温柔的二哥剥开了他的穴将浓精热尿都浇在他的穴口。 数不清多少个夜晚,他的身体被反复淫弄。 “哈,你觉得林程和林桉是什么好人?” 林屿抱着膝盖,在床角缩成一团,“你什么时候在我房间装的监控?” 这次沉默的终于变成了盛耀。 * 林屿想跑路,但谁都不答应。 二哥堵在走廊里冲他笑眯了眼,"不要逼哥哥打断阿屿的腿好不好,哥哥会很心疼的。" 大哥直接把跟踪定位装在了他的每一个电子设备。 原本没有感情的未婚夫冲他伸出手,"不想被那两个变态透烂就跟我走。" "……"
十日清晨
归云兮十日清晨
又名《追妻火葬场成功后》 攻:顾知意 受:沈琦 还差一点点,但是已经被绑得离不开了。 “这是我婚姻中最平凡的清晨时光,昨天是这样,今天是这样,长此以往将永久是这样。” 正文第三人称,be,可能小虐,受的心理描写和回忆有点多。 我写文的时候,其实对这篇文到底虐不虐拿捏不是很准。最近写黄文写累了,一直想不出来后续,所以想写点剧情来磨磨脑袋。应该是个短篇,会很快完结。

好看的奇幻最近更新列表